比山东辱母杀人更重要的
2017-03-30 08:28:15
  • 0
  • 0
  • 2
  • 0

比山东辱母杀人更重要的
文 邵旭峰

最近几天南方周末报道的去年发生的山东辱母杀人案,引爆网络媒体。大体案情如下:

杀人者于欢,22岁,他母亲苏银霞因经营工厂资金周转困难而向某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前后累计借款135万元,约定月息10%。此后陆续归还现金184万,以及一套价值70万的房屋抵债,还剩大约17万余款实在没有资金归还。因此,苏银霞遭受到暴力催债。
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10多人的催债队伍多次骚扰苏银霞的工厂,辱骂、殴打。案发前一天,吴学占在她的已抵押的房子里,指使手下拉屎,然后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当日下午,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但并没有得到帮助。
第二天,催债的手段升级,苏银霞和儿子于欢被带到公司接待室,连同一名职工,11名催债人员围堵并控制着他们三人。其间,催债人员用不堪入耳的羞辱性话语辱骂苏银霞,并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他母亲嘴上;甚至故意将烟灰弹到苏银霞的胸口。更令人发指的是,催债人员杜志浩脱下裤子,掏出生殖器,当着她儿子的面往苏银霞脸上蹭,令于欢濒临崩溃。外面路过的工人看到这一幕,才让报警人于秀荣报警。
警察接警后到接待室,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看到警察要离开,报警的于秀荣拉住一名女警,并试图拦住警车。“警察这时候走了,他娘俩只有死路一条”于秀荣在后来接受记者采访说。被催债人员控制的于欢看到警察要走,已经情绪崩溃的于欢站起来试图往外冲,唤回警察,被催债人员拦住。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乱捅,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债人员被捅伤。其中,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就此事件,当地法院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这件事情曝光之后,引发舆论场,不少媒体的评论超过百万,以支持等方式参与互动者更多,关于风向,几乎一边倒,称量刑过重,此应属于正当防卫。

然而此事件曝光后,山东济南官方微博再给本案件加了点佐料,就是“情感归情感、法律归法律,这是正道”,并附上一张毛驴撞大巴的图片,称不服来辩。舆论开始攻击济南官方,但官方后来辟谣说,此属于个人行为,不是官方态度。之后人民日报予以批评,称官微不是自家菜园子。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重要,只要真相大白于天下,最后综合的结果应该不会离谱到哪里去。

笔者在此想讨论一些更深层的东西,就是民营企业从银行贷款难的问题。

有经济专家表示,在中国,能从银行贷款的民营企业仅仅20%,其他要么是民间融资要么是借贷高利贷,而一般高利贷后面都是有半黑或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催账团队,经常大打出手乃至于搞出人命。

市场经济条件下,国家要发展,最主要要靠民营企业发展,还没有听说过市场经济条件下以国有企业为主体的国家发展好的,好像也很少这样的国家。但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确实环境不好,首先就是资金启动及所有事项都很难与国营企业公平竞争,很多不得不走另外的灰色渠道。

再就是民间高利贷及之后的追债团伙,高利贷一方面是法律不好界定的对象,而追债行为很多涉嫌违法,即使不追债,这个团队平时都是社会的一大潜在危害。

这是一连串的社会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是比辱母杀人案更基本也更需要解决的。

就是按照国家规定的高利贷合理范围来说,死亡一方的索要已经严重超出这个范围,本就已经违法,加上非法拘禁和对杀人者母亲的侮辱、法律执行者包括市长热线(热线其实很冰冷)等的冷漠和缺位,都是造成于欢杀人的直接原因,法律的基础是基本道德和正义,是为了维护这些东西而不是摧毁。这些都应该考虑进最终判决。

另附:

最近《鸡毛飞上天》这部电视剧很火,里面的主要演员张译抛出的一个话题也很火,这个话题就是有些电视剧只有前面三集的就开始拍摄了,后面的剧本加班加点现炒现卖。

像这种事情在眼下的文艺界是比较普遍的,还比如火爆的抗日神剧,再比如只让一些偶像挂个名,然后拍摄全部让替身代替,最后PS、配音。

粗制滥造的作品,一方面透露文艺本身的混乱肤浅粗陋,更重要的是市场的肤浅粗陋,有什么样的市场需求就有什么样的产品,高水平的他不看,看不懂,不喜欢,就喜欢粗制烂片,你有什么办法。

这与其说是文艺的悲哀,其实更是市场的悲哀,民众素养和审美的悲哀。根本解决只有引导和提升民众的欣赏需要和欣赏水平了。

作者公众号:shxf95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